Incendio

魔戒 / 全职高手 / Marvel&DC / 运动番 / 乙女游戏 / 少女漫 / 三次元日常

回到顶部

叶修中心本《君莫笑》试阅

君莫笑: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22340

印调→http://vote.weibo.com/vid=2616656


【叶蓝】

Xxxx年x月x日 天气:雨 

不知道多久没有遇见过雨天了,却偏偏在今天,原来离别的时候真的会下雨。

叶修走了,当真是走得干脆,只说了一句“蓝河啊,哥该走了,别想哥啊。”就转身离开了。

我看着他穿过了迷雾,路灯把他的身影拉扯得那么长,他一步一步往前走着,直到他终于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望着他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那种复杂的心情。我难道不应该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感叹,终于不用再像个保姆一样照顾一个生活能力为负值的懒人了吗。又或者是终于不用再被人整天追在后面,威逼利诱要我和他签订契约吗。

可是我知道我现在心里不太好受,那个动不动就喜欢惹我炸毛的人走了,那个平时吊儿郎当战斗时却特别专注的人走了,那个嘴巴很坏心思却比谁都细腻的人走了……或许自己生来就是保姆命吧。

不过转念一想,像叶修那么厉害的人,又怎么可能一辈子呆在这么小的村庄里呢,他的脚步从不曾停下,这里不过是他为了接下来的旅途停歇蓄力的地方,我相信,再次遇见的时候,他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我坚信。

看来为了下次见面不被他小看,我也应该更努力地修炼了啊。

蓝河,加油。叶修,加油!


【叶王】

“那不如,我们就来下一个赌注。”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燃起一支烟来,这是他思考事情或者要做出什么决定时候的习惯。

“哦,你不妨说说看。”王杰希挑起一边的眉毛不甘示弱得回问叶修。

“我赌我最后会救你一命。”他吐出一口烟来,烟雾就在他的面前缭绕成一堵墙,把别的一切都隔绝在外面,王杰希只听到叶修的声音跨越这道墙传了过来:“而且不光是你,还有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人。”

这是一个赌局,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盛情的邀请,偏偏戳在王杰希最无法拒绝的地方。

王杰希蹙起眉头来,透过层层迷雾看着叶修。他明白叶修的实力,也愿意相信叶修的判断,但是他看不透面前这个人在想些这么,这让他感到不安。他不明白叶修为什么非要管他微草的闲事,他这样帮他是想获得什么。他一时间想了很多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到最后也只是他的猜想,他看到叶修坐在一团烟雾里,那些烟就像是一道屏障,叫他看不清深浅,也探不出虚实。

他们面对面矗立了很久,叶修耐心得等着,反正他有的是时间,他知道他等得起,而应该焦急的,是对面的那个人。

他最后如愿以偿得听到从王杰希口中落出一个好字。

而与此同时伴着话音落地,王杰希突然前跨一步,劈手夺过叶修的烟来,扔在地上踩灭。他的周身旋起一阵风来,吹得烟雾袅袅尽数散去,他们两个这会儿离得很近。王杰希气势凌人得盯着叶修的眼睛,逼得人说不出任何谎言,而在那里他却只是看到了叶修懒懒散散毫不设防的坦诚。王杰希愣了一下看,一瞬间几乎是真的要信了。

叶修来不为别的,是真的想帮他。


【叶韩】

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疑点的女人走进了走廊尽头的那个房间里。

走廊两头的特价房,是没有窗户的。叶修也住的这种房型,对里面的结构很清楚。

叶修悄悄跟过去,走到门口,发现房门却没有关好。

应该说,根本没关。里面没开灯,也没有动静,通过是透过走廊里微弱的灯光,什么也看不清。

他随手掐了个隐身决,又随手掏出了一张符咒,准备潜入房内看看是怎么回事。

“别进去,里面恐怕有古怪。”一只手搭上了叶修的肩膀。

叶修被这突如其来的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跟在他背后站在墙角阴影处的韩文清。“唉哟我去!你什么时候来的啊老韩!吓我一跳!神出鬼没的!” 

“我可不就是鬼吗?”韩文清居然难得地幽默了一下。配上他严肃的脸,正经的语气。嗯,一点也不好笑。

“那你怕什么!哥是个人都不怕!亏你还是鬼差呢,吃空饷的公务员!不干活的鬼二代!腐朽的特权阶级!”叶修的垃圾话又一串串地冒出来,但人却听话地站在原地没动。

“先闭嘴!”韩文清看了眼叶修,又皱着眉头加了一句,“把烟掐了,会被发现的。”


【双叶】

离开家已经一个多月了,关于叶修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打听到,叶秋难免有点想打退堂鼓。但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就这么回去,那这一个多月以来的努力岂不是都前功尽弃了。想到这,叶秋双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打起精神:“不能放弃!”结果却因为声音太大引起了车站等车的其他人纷纷好奇地侧目而视。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叶秋当时巴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请问,你认识叶修吗?”

正在叶秋一阵尴尬之时,一个西装革履、看似是个上班族的男人走上前来跟叶秋搭话。


【叶喻】

待编辑


【叶黄】

“叶修。”黄少天脸上难得收起了一贯跳跃明动的神色,一双亮眼却闪烁着坚定认真的光芒。
“我不知道你来G市除了魏爹的跟你提过的事还有什么,不过也和我没什么关系,而且我猜你已经都做完了⋯⋯你,没什么留在这里的理由了吧⋯⋯别,你别说话,让我说完。”
叶修还是懒懒散散的表情,月光洒在树影间,倒是给他虚胖的脸上蒙了一层雾,却又像雨后的空气那般清明。黄少天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这张脸总是漫不经心又让人火大,可是此刻眼里的神情却让他想一直看,看到心里记着,看看仔细了,以后能再翻出来看看,不妄这段时光白过,不妄自己日后想想明白,为何想再看一看。
“十年前的天气谱是没有了,不过⋯⋯”黄少天指指自己的脑袋,“这里还记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记得,我会给你写下来,就当是还你人情,喂喂喂叶修你这什么表情啊你别还嫌不够啊!”
“少天啊你看你哥的大恩大德就这么被你打发了啊。”叶修脸上又变成了往日一般的神情,可是又似乎不那么一样,张口间多了一分什么,又被打断。
“叶修你迟早要走早走晚走还不如⋯⋯”在还能不多挽留,不多惜别,千丝万缕不成束的时候,来一场好看的离别。
叶修的表情又收了起来,看不出情绪。
不如早点说离别,轻易离别,在看清朦胧成絮的不舍之前,在清晰心中即将破土的松动之前,先说分别,不要再见。
这是黄少天把握的无数机会中的一个,明确的、毫不迟疑的。他虽有些许迷茫,疑惑这般心情,却仍对自己的心清明一片,明明白白。
叶修何尝不明白,这是这段旅程,最好的结束。


【叶周】

“他走了。”叶修挑了下眉毛,对着被烟雾遮挡而身影模糊的青年说道。

他像是在睡梦中被突然惊醒一样从井边站起,那张通常没有表情起伏的脸庞上交杂着说不明的隐忍。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抽的烟可以熏得眼睛难受。

他们之间隔着五米,但是好像离得太远,只剩下在微风下树叶交错出的沙沙声,旭日的阳光也透过缝隙洒下来,斑斑点点落了一地,穿透过那个干净的井鬼,映不出他的身形。

他有点忘了自己为什么要呆在这里。周泽楷的视线缓慢地从深到发黑的井底转移到天师的身上,他听到自己如同机械般的声音,一个字眼一个字眼地往外蹦。

“你也会走?”

叶修的手轻微到他自己也感受不到地颤抖了一下,那截快要烧完的烟也顺着掉在了青石板上。他吸了吸鼻子,一股子二手烟的味道,接着他低下头耸了下肩。

“当然,而且快了。”


【叶月】

他把手机从振动铃声混合改成完全的静音状态,手指向右拂去,如同下了莫大的决心妄图离群索居一般。

早晨的时候导师冷冰冰地发来邮件两封要他赶紧交上毕业论文的提纲,父母那边则是夺命连环call了一个多礼拜天天询问找工作的进度,班主任前几天找他谈话说起有门分明无关紧要的课程却因为他旷课太多而不得不面临重修——靠他都大四了还有个毛线时间能重修?并不都是什么足以动摇人生的天大的事情,一时间却令人感到无从说起的压力。有时候他倒羡慕寝室里那几个铁定毕不了业的哥们儿,这时候也死马当不成活马医,天天在线上厮杀征战。

他长长叹一口气,鼠标从屏幕的这端辗转到那端,反复着右键刷新的动作,终于还是在腾讯小企鹅上点了两记左键。

对话框跳出来看得到下拉菜单里上下两个号,他鼠标晃了晃,选了第二个——不常用的那个。

QQ名称,月中眠。

他不是什么文艺青年,对这诗句也没什么别有风情的见解,拿来用也不过是有些并不要紧的渊源。也罢,暂且按下不表。


评论
热度(46)
  1. Incendio君莫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日行一撸❤
    转个本宣和印调。。。
  2. Incendio君莫笑 转载了此文字
©Incendio | Powered by LOFTER